调节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调节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未来三年全球预计将近60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0:58:58 阅读: 来源:调节阀厂家

未来三年 全球预计将近60%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

近段时间以来,中央政府虽然频频出手挽救光伏行业,但是企业对此却信心不足,此前一窝蜂进入光伏行业掘金的企业们纷纷撤逃。甚至有研究机构估计,未来三年,全球预计将近60%现有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。

对此,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主任涂建军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不同看法,“这个数据略显夸张,但目前光伏行业的确进入了一个调整期,需要调整多长时间还不好预测,具体的时间取决于总体的经济环境。”

资料显示,2011年度在美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普遍由盈转亏,营收同比大幅下滑,加之各国为保护本国的光伏产业频繁发起贸易争端,光伏行业进入寒冬。而此前涉足的关联企业,都纷纷使出浑身解数,或出售转让股权、或清算解散以逃离。

比如,孚日股份,其主营家用纺织品,也是光伏热时闯入该行业。最近孚日股份公告,以450万欧元出售博世太阳能6.4%的股权。此前,由于产品价格持续下跌,不再具备可持续经营的经济基础,公司决定将参股公司埃孚光伏(占比50%)清算解散。埃孚光伏的主营业务是生产、销售太阳能电池组件。

航天机电日前公告称,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上海神舟新能源转让各自持有的内蒙古神舟硅业25.13%和4.57%的股权,最终大股东共以4.88亿元受让了上述股权。资料显示,航天机电于2007年投巨资涉足多晶硅、电池片、电池组件以及光伏电站等领域,如今面对多晶硅的低迷行情,不得不发布公告宣布“瘦身”。

事实上,不仅这些半路上掘金的企业现已纷纷“逃离”光伏行业,各大光伏企业自身也在寻求自我拯救之路,而变卖电站则成为维持生计的重要方式。

对此现象,光伏研究机构GTM Research更是预计,未来三年,如果中国没有大幅度提高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规划目标,全球预计将近60%现有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。

欧中太阳能促进会国际交流总监刘陇华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种观点是非常荒唐的,第一,中国现在就有大幅度提高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的规划目标;第二,中东非洲、南美、东南亚泰国、印度都有大规模发展光伏装机容量的规划。

但刘陇华表示,现在光伏产业进入了一个调整期,这个调整期至少要延续到明年年底,这需要产业自身的调整,政府只能起一些辅助性的作用。各国政策、技术路线、投资策略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,导致当前世界光伏产业进入调整期,要走出这个调整期,同样需要在国家政策的制定、技术路线的选择、投资策略的调整上面做足文章,缺一不可。

刘陇华认为,代表行业发展趋势、有持续生长力的企业能渡过危机、取得大发展,竞争力弱的企业淘汰,这是商业领域的自然法则。“洗牌说”者要么是无话找话,要么是自身发展乏力,真正的强者从来不言“洗牌”。

“现在当大企业遇到财务危机时,中小企业希望它早点破产;小企业拿不到订单停产时,大企业恨不得倒下一批。所以在行业内就掀起"洗牌论",而倡导洗牌者却各怀心态。”刘陇华表示。

在刘陇华看来,前几年光伏的产业爆发是因为欧洲应用市场强大需求的刺激,不能一味指责当时国内产业投资的不冷静。只有依靠各国政策的改进、投资策略的调整和技术路线的选择,才能解决当前的困境。

刘陇华同时强调,预测爆发期不能光考虑银行贷款政策,仅靠资金的支持是没有前途的。“既要关注融资环境,更要关注投资策略;既要审视产业链,更要审视技术路线光伏产业要度过调整期,迎来新的市场机会,这两个问题不能忽视,必须慎重考虑,大胆前行。”

取决于国际经济环境

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科技产业中心主任赵永红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,光伏产业已经进入行业调整时期,我个人认为光伏产业到了从补贴到市场转换的关键阶段,企业要相应做好转型和调整,所以光伏企业要转换思路好好研究市场需求。“很难预测调整期会持续多久,但按照以前的模式继续沉迷下去,肯定有问题。”

涂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国和美国、欧盟“双反”之后,国内的管理部门也已经意识到,如果仅仅是依靠国外市场,“两头在外”发展光伏产业,是比较危险的。

涂建军认为,60%的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,这个比例是比较高,但我们应该看到目前产能过剩的现象非常严重,中国一个国家的光伏产量超过全球的需要,未来肯定有一部分的企业要退出。

“毫无疑问,光伏企业已经到了调整的时期,调整期具体有多长,这比较难判断。因为这取决于全球经济什么时候走出金融危机的低谷,如果经济可以上行,对光伏企业绝对是一个利好的消息。”涂建军说道,欧盟、美国等经济体还在受欧债危机的影响,行业所需的调整期也会变长,具体的时间取决于总体的经济环境。

在这段调整期内,刘陇华认为,中国光伏企业要积极开发日本、澳大利亚、东南亚、中东、非洲、南美等国际新兴太阳能市场。“认真研究新兴市场国家的游戏规则和操作流程,既要争取快速进入,又要避免重蹈在美欧国家的覆辙。”

刘陇华表示,中国光伏产业目前遇到了问题,要深刻反思,越过光伏产业本身,从经济全局中通盘考虑。“光伏实业家要客观分析,审慎应战,切不可"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"。政府和企业要紧密配合,从战略的角度缜密布局。”

涂建军则表示,光伏产业总体来讲需要以市场经济的手段鼓励行业的发展,目前地方政府基于就业、社会稳定等方面的考量,对一些明显很难救的企业依然采取扶持政策。从中央政府的角度可以做一些政策的干涉,该退出的还是要退出,不但自身“半死不活”,还会影响其他一些企业的正常运转。

“从企业的角度来讲,这段时间是一个过冬时期,需要适度的瘦身。包括提高效率,从行业的角度来看,技术研发是比较重要的,在技术领域走到业界前面才有竞争优势。”涂建军说道。

赵永红则认为,中国光伏问题想要彻底摆脱目前的困境,最终还是要靠市场,有意识紧盯市场的企业会取得领先优势。在政府政策合理干预的同时,还需要企业积极面对市场的变化,这样才能使得整个中国光伏产业向可持续发展之路迈进。

宝鸡西服定制

邵阳工作服定制

焦作定制工作服

安康工服订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