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节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调节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又见她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2:13:49 阅读: 来源:调节阀厂家

我定定坐在湖边的长椅上,看着静静的湖面的,偶尔扫过的清风,让它泛起了皱纹,它更静了。这张长椅如果平日里都没有办法坐得上,一票难求。恋爱的学生们会把它坐得空无虚席,弯下去的木板让它看起来像佝偻的老头……在这凹陷中又藏了多少故事。    突然湖面哗啦哗啦,噪声大作。一切的安静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打破。两条为争夺交配权的水鸭突然打了起来,惊吓到了水中的鱼儿。连串反应,整个湖面像被二战日军战机轮番轰炸一样,炸开了锅……真扫兴!我从椅子站起来,转身走开。走了5步,又转身走了回来,捡起一快巨石,朝水鸭掷去。然后转身扬长而去,留下身后新一轮的聒噪。    13年了,又要看到她了。    13年以来,我以为我已经把她忘记了。我没有她手机号码,没有她qq,没有她一张相片,甚至都没有办法清晰的想起她那张嬉笑的脸。收到初中聚会的短消息,时间刹那停止。想到马上就要看到她,胃还是紧张的痉挛了起来,尘封了13年的记忆,像饥饿了的魔鬼被释放了出来,往日的一点一滴,揪扯着我的心。    聚会的日子如期而至。    凌晨8点,走在这座离别了13年的城。雾水临枝,叶绿花红,我摘了一朵小花放在了口袋里,把它藏成秘密,如我多年针藏心底的思念。现在只想尽快见到她,把藏在这朵还沾着晨露花儿里的思念送给她。脑海里不停的演习着一会跟她见面的情景,不断的推翻了又演,推翻了又演,直到自己发现迷了路。    我拦下了一位路人大姐,她身材墩矮,皮肤有些黝黑,但眼睛炯炯有神,因为有她肤色的衬托,像黑夜里捡到了两颗夜明珠,给人无限惊喜的感觉。    “大姐,请问职中在哪?”    离开的时候这座城还是一个8岁的小女孩,现在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,凹凸有致的少女,稚嫩退却后换上了风韵的体态。显然我已认不出她。    在来的路上走错了几个路口,现在错过了聚会约定时间了,心中着急难掩。    这大姐应该是附近来赶早集卖花茶的茶农。她疑糊的看着我,两颗夜明珠好像要告诉我她没听懂。我又操着生疏的地方方言问了她一遍。她还是没有说话,眼睛还是那么囧囧有神的看着我。    大姐我真的着急。我内心无数次的呐喊。我用同样疑糊的眼神看着她。    就在我要说话的时候,大姐动了,咻,食指一直,指向我,向我身后戳了三下。我先是一楞,随即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极不情愿的转过身,仰头一看,职中两个大字亮瞎了我的眼睛。    我非常尴尬的谢过了大姐。没想到一走神做了一件这么蠢的事情,我竟然在职中大门口问人家职中在哪里,也雷翻了自己。记忆中学校大门要比现在大许多,现在发现变狭小些了。可能是我们都长大了的原因吧。    这是我的初中的母校,是一所中职院校。中间办过一届初中,而我不幸的就成为了这有且只有一届的初中学员。就在这里她闯进了我的世界里,在我心里留下了青春的剧本,我却没法在这剧本里将她找到,然后一笔抹去。    再走几步,拐个弯就到班主任为这次聚会特意申请的茶室了,已经看到几辆高级轿车别在楼下。我手心开始在冒汗,心跳也嘭嘭的在加速,脚步却不自觉的迈得更开更快…        透过茶室斑驳厚重的门,熟悉怀旧的声音越来越近。我闭上眼睛想抓住那个梦牵魂绕的声音,可是寻找许久,依然没有半点痕迹。一切的声音都变得婉转弥漫而忧伤。    一扇雕工细致,古香古色的大门横陈的我的面前。在清晨的微风中,静静的拒人于门外。    一身全黑的潮服,蒙娜丽莎微笑的肩章,红色细网纹耐克平板鞋,全套黑色中少见的红,像月光下黑色的甲胄泛出诡异而幽暗的红光。细碎却又不凌乱的中长发在清风的吹抚下发出呼啦啦的声响。我立在门前,茫然的眼神,长叹了一口气。伸进口袋拿出两个黑色手套,手套的掌心点缀着白点颗粒,把手套紧紧套在了手上。    门看起来很厚重,我两手摊在门板上,感受着它上面花纹的深刻。腰部一沉,吱……,门缓缓推开了。就在这刹那,一道白光从门缝中挤了出来,我用一力推,推开了13年前的回忆。    烈日当空,那个午后,我不自量力的在球场上阻挡对方的大前锋。一照面就被弹飞了出去,仰倒在了球场边上,一个女孩子站在我头顶上,我看不见她的脸。阳光很好,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一双高高隆起的丰满,挡住了阳光,也挡住了她的脸。她以这样的超大视觉,冲开了一切,来到了我的面前,闯入了我的人生。    柯玉,初二的插班生。一双不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丰乳,让人很容易记住她,我也不例外。    她就坐在我的后排,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没有任何的话题。直到有一天她问我,“为什么挡那个前锋,你在场上像个球童一样。”  “我只是想看一下他是不是可以从我头顶上跃过去,可以是没想到他卑鄙的拿着枪顶着我的额头把我干倒在地。”  “你可以形容得更龌龊一些吗?”  “可以的,如果你可以再用你的巨峰牌太阳伞帮我再挡一次阳光。”  “找死……”    她右手在我脖子上一抡,往后一拉,把我的后脑勺按在她的课桌上。我索性把头靠得更后,仰起头看着她甜美的脸。    “没有东西挡住的脸原来这么美。”我有点无赖的轻喃。    她的头慢慢往下低了下来,垂下的青丝,落在我的脸上。我嗅到了她的芬芳,第一次心若鹿撞。    “臭不要脸的流氓!”    她的气息喷打在我的脸上,如清风拂脸。我俊冷的脸像被这一阵春风化开了一样,竟浮现了一朵笑容。    紧接着是她拿起书本往我脸上雨点般招架啪啪开抽。从那以后她多了一个外号:母老虎(tiger)。        一个月后。    “洛伊,我的手好冷。”    柯玉的声音从我的后方传来。但是我觉得她的动作比她的声音快。我听清楚的时候,已经被她从后面用右手抡住脖子靠住她的课桌,然后紧紧的双手箍住我的脖子,直接把冰冷的双手插到我的脖子里,像把冰剑插穿了我的灵魂,不停的打着激灵。    “噢~~”,我觉得这个时刻除了默默享受这冰寒加身之苦,并没有其他办法。  “tiger,下次你要手觉得手冷,你放我口袋取暖吧”  “不,我喜欢这样”  “老师来了!”,不懂为什么无论被骗多多少次了,我们都还会相信那句,老师来了。    柯玉像触了电一样松开了我的脖子,我赶紧抽身离去,趴在自己的书桌上,左手撑着半边脸,回来头看她。    她惊恐未定的看着我的嬉皮笑脸。    “你死……”    怒火已经烧到了她的俏脸上,嗓门大开。    没等她说完,我身子往后一靠,右手往后一伸,抓住了她的手,直接揣到了我风衣的口袋里。    “……定了”这如蚊般轻咛,已经几乎听不到了。    但之前的大嗓门已经招引来了很多的目光。我无动于衷,口袋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退去那一层冰冷。    奇怪的是,那一天她一直没有撤回放在口袋里的手。    从那天以后,我的口袋就住进了她的小手。          “洛伊,你这次死定了”,我又一次被柯玉双手卡着脖子,仰脸按在她的书桌上。我用无辜的眼神仰视着她,摊了一摊手。    “为什么你抄我的英语试卷,你成第一,我成了第二?”    “这都想不通么,那天我抄完试卷后,我把你的试卷中的一个C改成了B……”,柯玉收了收双手,喉头一紧,我已经发不出半点声音,满眼都是小星星。  眼前一黑一亮,上空多出一个人头。我用力挣开柯玉的手,挤出四个字。    “老师来了!”  “这招用了多少次啦,你以为我还会信吗?”柯玉说完,双手锁得更死。  “洛伊,柯玉,你们这是在干嘛呢?”,这时一个淳厚的声音响起。  柯玉唰的收回了她的手。  “都说老师来了。”我头还仰靠在她的课桌上,轻轻的说。    “老师,您来的真是时候。”我一脸嬉笑,心底却慌了神,恍惹小孩子偷看了小黄片,被爸爸撞破后,死死的盯着空白的电脑屏幕发呆,心情忐忑。    我看着吓得花容失色的柯玉,心里暗暗下了决定。她的爸爸是这个学校的教工,在当年那个年代,早恋是要通知家长的。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初中生来说,这无疑是重头一磅,谁也承受不起的。    “老师,柯玉学习秀员因发现了我考试作弊,正在对我进行教育,虽然我觉得教育手段过于暴力,但是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错误。请老师原谅!”我一脸虔诚的向站在一旁的老板报告着。    “洛伊,跟我出来!”老师给我留一下个冰冷的背影。    我站起身来,尾随着老师,如履极地般严寒之路,背过手,对着正被吓瞢的柯玉,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,想把那份轻松淡淡的演绎。    想像着她望着我背影时悲喜交加的花容,想起看到她的第一眼,心底泛起了异样的情愫,微妙的感觉让我满脑眩晕,一不小心踩掉了走在前面的老师的鞋子。    在政教处,3000字检讨书并在周一国旗下忏悔宣言,往后的一个星期里,我的行程似乎安排得满满。离开政教处时,我一转身看到了柯玉的爸爸,对我说了一句,“请离我女儿远一点。“那是最寒冷的一个冬天,我找不到温暖我的外衣,任由冰刃将我万箭穿心。      教室窗外是寂静的夜,昏黄的灯光从窗口洒了进来,像沐浴一般给人舒适的感觉。柯玉隔着书桌,搂着我的脖子,这次是温柔的。我闭上了眼睛,享受着此刻的宁静。    “洛伊,我们是在早恋吗?”她在我耳边喃喃的说,“如果是,我爸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。”    我没有回答,只因为我心里没有答案。第一次感受到了选与不选的无奈,好像只要自己不回答,这一瞬间就能永恒。    仿佛今生注定要欠她这一个答案一般,突然眼前一黑,周围陷入了漆黑之中,停电了。周围的同学开始喧闹起来,起哄狂欢,对于久关在笼子里的野兽,哪怕是一分钟的自由也是需要放纵嘶吼的,那就是当时教育制底下的我们。    “我需要去走廊走走。”  “回答我再走。”  “不……“  ”那你走不了了。“    柯玉搂着我脖子的双手突然变成了钳子,我气喘不过来,如大海沉溺般,双手乱拽,希望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,但是得到的却比想要的多,后抓的右手抓住了一团软肉。    ”啊……“柯玉大叫了一声。    我赶紧撤了手,放弃了挣扎,意识到了什么。果然,那双铁钳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。但是我的右手却像长了记忆一般,把那柔软的手感慢慢的在发酵,最后酿成了一杯美酒,我只喝了一口,便醉了一生。    “你知道你刚才碰到了什么吗?”  “知道。“    猎物放弃了挣扎,追赶的野兽反而放缓了脚步。柯玉手上的力道缓缓撤去,又变成了之前的环抱。    长久的安静。    “刚才你摸到我的胸了,混蛋!! ” 柯玉娇羞的问道,"那感觉怎么样?"  “啊?刚才很慌乱,我还没怎么来得及感受,不如再来一次……“ 我心中如巨浪澎湃,疯狂的扑打着海岸线,剧烈的回响。  “你要对我负责。”  “哦?”    就在这时,外面的黑夜中升起了一枝烟花。长长的呼啸声,撕裂了整个夜空,然后败笔的没有炸响。    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明白,无论我们再如何挣扎,结局都只会像一只能点燃升天却无法绽放的哑火烟火。    我喜欢她,她喜欢我,但最终我们谁也没有表白,但那却成了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。          人生如戏。    当你耗尽了所有的时光,把自己逼到了毫无退路,终于鼓起一颗柔弱的心想对心爱的女人表白时,属于你的那一页却已经被翻了过去。    毕业了,我们不想面对,但又不得不面对的时刻悄然而至。    “我们,明天约会吧。”这是我第一次对她进行邀约。    四下无人的路灯下,我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。生怕会错过她回答的每一个字。    “好哒。”    “城里新开了一家KFC,就那里吧,明天见。”生怕她会后悔一般,我逃离了现场。    “可是明天我穿什么衣服……”后面传后她甜美的音符。    我微微一笑,匿在了夜里。    如果知道,这是我13年前最后能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,或许我会改成“柯玉,我爱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;如果知道,这是我13年前最后能跟她做的最后一个动作,或许我不会逃离,而是紧紧的拥吻她的嘴唇。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出现在了这座城最大的一个网吧里,世纪网吧。从我踏入网吧的那一瞬间,我彻底缺席了她的人生。    在计算机上的独有天份,初中三年里,不仅让我完成了学业,还成为了一名黑客。    无论KFC代表的是肯得基,还是开房去,明天都需要花钱的。然而,做为一名无经济来源的学生,选择盗号卖号也顺理成章。我入侵过网吧的服务器数据库,在网吧很多电脑上种下过木马,我知道这个网吧里每一个会员的上网帐号,还有很多QQ号,游戏帐号。虽然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,但熟悉每一个环节,我现在只想联系上家卖掉一部分,换取一点钱。    就在我跟上家接上头,约好交易地点准备离去的时候,一个穿着西装的大叔快步向我走来,口里大声喊道,“草泥马,让你盗我的号,用我的上网卡。”    但我一听,听出了破绽来,心生警惕,因为今天我用的是自己的帐号。很不妙的感觉让我站了起来,准备向大门冲去。    这时另一边一个大叔已经抡起了一张电脑椅子向我扬来,我本想蹲下躲过。但在墙壁镜子里,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我的身后,已经被吓懵了,只要我蹲下,这一下肯定会结结实实的砸在她的头上。于是,我没有动,闭上眼睛,硬生生的接下这一下,眼前一黑,已经不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    当我再睁开眼睛,已经在一间暗黑的小房间里。    “你好,灵狐!”    灵狐是网络上用的名字,没有人知道。    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,背对的我,我看不到他的脸。声音很浑厚。    “欢迎来到黑客帝国,祝你旅途愉快!”    透过小窗看到外面,棉花朵朵,白若清雪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在世界消失的尽头,一轮火红,光芒四射,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景色。万米高空,洁白连绵,在这样的美景里,我跟我爱的人渐行渐远。一颗滚烫的泪不小心滑落了下来。    飞机的轰隆将我的思绪慢慢满湮没在这万米晴空。        那一场无法奔赴的约会  那一颗在无数次夜里闪烁的星星  她一直在指引  我在血腥,杀戮,硝烟中匍匐前行  奔赴那场没有来得及道别的盛宴        门被我推开了。    我看到一排人墙,从人墙的缝隙中,闪光灯的灯光穿透而过。摄影师,年峰。第一个看了我。从他僵化的表情中,看出他的震惊。    “洛伊……”  “洛伊来了…”    正在拍照的同学们纷纷回过头来。    “大家好,好久不见,我是洛伊”。    我脸上浮起13年前一样戏谑的笑容。    我眼光迅速横扫了一遍人群,她果然不在,柯玉缺席了。    正在失望之际,年峰的手机响起,他接通后说了几句。望着我的方向,    “柯玉在来的路上。”  【作者的话】根据自己的青春改编的故事,时常自己一个人看着远处的钟塔,钟塔的嘀嗒声,总能轻易穿透你的坚强外壳,每走一秒,心陷得更深,每走一分,爱恨更沉,在时间面前,多少人,都是过客......

狩游世界手游

可以买彩票的软件

联众世界下载中心

相关阅读